笔趣阁 www.biqudd.net,最快更新璀璨GL最新章节!

    手机阅读更精彩,手机直接访问 M.bqg8.cc

    小陈说出这句话之后,江清婉良久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她以为江晴晚已经够黑了,根本是踩在有关部门的底线上。要不是后面那些回忆杀,《盛世红妆》九成没法过审,更别说上星。

    这会儿助理却告诉她,荣贵妃还能再黑一点?

    大概是看出了江清婉面上透出的无言以对,小陈很快又说:“好像是打算把前面的内容都蒙太奇过去,从黑化契机开始,演成复仇模式吧。有一个动机在,后面的内容不太出格的话,还是可行的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不太出格?

    小陈:“不过这些都是Lin姐告诉我……具体一点的,等剧本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江清婉舀上最后一口香甜醇美的汤汁,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她和乔以璐一起,上了知名谈话节目《秦风有约》。

    主持人秦风是一位知性的女性,擅长用温文尔雅的面容与不浅不淡的言辞,生造泪点。

    上台之前乔以璐特地问了她:“用我帮你吗?这个节目没有台本,我也不知道秦老师待会儿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清婉一顿。

    两人对彼此的身世心知肚明。乔以璐出身小康之家,原本并不打算走艺人道路。她高考成绩不错,大学上的是知名学府。只是在大四毕业时被星探看重,这才走入演艺圈。

    似乎没什么好扒。

    江清婉就很不一样了。不说别的,数月前那场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孤儿院往事”,早就传到娱乐圈外,甚至传言说惊动中央,央视开始斥巨资投拍一部纪录片,揭露孤儿院内孩子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再具体一点的,她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Lin姐倒是有提过,想用她的名义办一个基金,专门资助孤儿。她偶然间和盛瑶说了一句这事儿,盛瑶说总归盛荣每年都有一笔钱投到公益上面,再多个基金也不错。

    将飘远的心思拉回,此时此刻,江清婉朝乔以璐一笑:“那先谢谢你啦,待会儿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乔以璐弯了下眼睛,说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,江清婉下意识就觉得,眼前这女人是不是知道了,杀青宴时旁听她与那位夏小姐做一些不可告人之事的人……是自己。

    齐麒与杨易谦此时在上另一档节目——开场向镜头简单说明后,主持人秦风很快接过话头,将谈话内容引向面前两个女演员。

    乔以璐表现得十分游刃有余,但江清婉很快注意到,对方的很多回答都过于简略了。加上略显冷淡的神情……果然维持公众形象是件不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和方才在台下相比,整个人的画风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从《零点》拍摄过程中的一些趣事说起,在不剧透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抛出卖点。这一阶段,虽然没有台本,但很多内容都是两人说过无数遍的,应对起来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江清婉在走神的时候严重怀疑,导演组安排自己和乔以璐一起上节目,是因为知道了网上那些……同人。

    毕竟齐麒与杨易谦正在上的那一档节目,无论从内容设置、主持人内容,还是电视台名气来看,都比不上《秦风有约。》

    时间进行到1/3,秦风的话头开始一点点转入重点。

    她依旧笑盈盈的,画着浅淡却精致的妆容。如果不是身处镜头之下,看起来,就是一个坐在办公室中的白领。

    和阿瑶有点像啊。

    当然,无论是脸还是气质,阿瑶都甩开秦风不知多少——江清婉这样想。

    那边的乔以璐已经开始回忆自己进圈之后第一部参演的作品。她那时候已经拿到一份知名企业的offer,正在为入职做准备。任星探说的天花乱坠,依旧不太感兴趣。

    还是后来意外得知有一部自己很感兴趣的题材的电视剧在筹拍,星探最后问了她一句,愿不愿意出演其中一个只有两幕戏份的配角。

    乔以璐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但就在我站在镁光灯下的那一刻,突然就觉得,这就是我应该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风配合地“唔”了声,露出讶异的神情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乔以璐笑了笑,冰山脸顿时生动起来:“话是这样讲的,但那时候还是很犹豫。毕竟,喜欢的事和要做的事,毕竟是两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秦风点一点头,“那璐璐是怎么下定决心的呢?”

    乔以璐道:“其实也很简单。我有学历,学的专业也是可以SOHO的类型。一年时间,虽然没法两个工作兼顾,但在拍拍戏的同时自己接一些活儿也是可以的……至于之后,要是没有起色,就继续找工作啊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事,粉丝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在所参演的第一部剧里的角色虽然出场不多,却颇为重要,是改变男主心性的清冷白月光。

    虽然台词寥寥无几,依旧圈了一票粉丝。

    后面再接到戏时,乔以璐已经是女四号。这样过了一年后——

    “我食言了。”乔以璐坦然道,“时间已到,但我还有一部戏没有拍完,里面的角色大家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那个角色,让乔以璐在数月后的金秋电影节中,拿到最佳新人奖。

    关于她的过往就聊到这里,接下来的时间,秦风对江清婉露出一个很标准的笑容,开始全力攻略她。

    江清婉同样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,就没有璐璐那么复杂啦。其实也很简单,姐姐——就是阿瑶,大家都知道吧?她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问我,以后想做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秦风问:“很早的时候,大概是?”

    江清婉想了想:“我是十岁左右被收养的,十二岁升入初中。嗯,就是这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秦风笑着问:“那婉婉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?”

    江清婉道:“那个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懂。因为大部分那时候都是姐姐在照顾我,所以我就问了阿瑶一句,她以后想做什么。阿瑶说想当自由投资人——我连着五个字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,就跟着说,那我也想当这个。”

    秦风会心一笑:“婉婉和盛小姐的关系真的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江清婉道:“对呀,姐姐对我真的很好。如果不是她,我大概,根本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节目还要经过后期剪辑,江清婉也不知道,这一段话,在播出的时候,还能剩下多少。

    但她觉得,应该不会被剪掉太多。

    “璐婉”什么的真是够了——这段时间一直见不到小姐姐,加之快到年底,盛老爷子至今没有出院。虽然盛珑总算回来,担起了盛荣的大部分责任,但盛瑶依旧忙到团团转。

    再想对方,江清婉也不想剥夺阿瑶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她空虚寂寞冷的时候就会上LOFU,想看看别人笔下的自己和小姐姐聊以自`慰,偏偏都这么久过去了,“瑶婉”下面的内容才增加了几十个?反倒是隔壁“璐婉”,因为最近一直有在跟乔以璐出各种宣传的缘故,参与内容都翻了快一备。

    江清婉痛定思痛,觉得这样下去不行。

    没有糖又怎么样,她可以自己造啊。

    小花旦给自己的机智点赞。

    她在说完上面那句话后,眉宇间露出一点惆怅。

    秦风抓紧时机,用一贯的温柔言辞,讲:“婉婉是说,盛小姐给了你很多人生道路上的启迪吗?”

    专注发糖三十年的江清婉: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形容词,当时在孤儿院里,阿瑶是对我‘一见钟情’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:等等?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呀!不是应该哭一哭幼年悲惨遭遇吗?

    乔以璐:……?

    小花旦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